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顶点小说网 -> 网游竞技 -> 凌霄之上

第五十六章 我子必胜你子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?    鲁国境内,浩然正气,犹如通天之锁笼罩整个大地,自然一瞬间引动天下关注!

    到了这一刻,三十万里大道海的孔子,也彻底让天下无数国君好一番后悔,后悔当初没有使用孔子的大道学说。

    这岂是普通大道可比?孔子一人,就能大道锁国,这比千军万马还要恐怖??!

    新的鲁王更是第一时间得知孔子周游列国回来,带着三桓家主纷纷前往拜见,想要请孔子出山。

    奈何,此刻亓官赤新丧,孔子谁也不见。

    “在那边!黑麒麟在那边!”

    “这次别给他再跑了!”

    “随我将他打回原形,大道重击,净化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远处传来儒家弟子奔波的声音,奈何,那黑麒麟也极为狡诈,每次都险之又险的逃了出去。

    由子舆等金乌太子带队,眼睁睁看着黑麒麟被打的犹如一阵烟气,最终钻入了大地,逃之夭夭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拉我干什么?就是他,害死了师娘,我要报仇!你别拉着我??!”金乌太子老九红着眼睛道。

    “够了!等他养几天,再重新打回原形!”子舆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老九依旧不甘心道。

    子舆冷眼看着黑麒麟消失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整个鲁国,都被老师的大道锁住了,黑麒麟想逃?做梦!但,老师说了,要以直报怨!”子舆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以直报怨?不是报仇吗?他让师娘死,我们就让他死!”老九红着眼睛。

    “不,以直报怨,他让老师痛苦,我们就让他更痛苦,痛苦一百倍,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,让他一次次修养出元气,一次次将他打回原形,他不是凶残吗?我们比他更凶残!他不是暴戾吗?我们比他更暴戾!以暴制暴,以狠杀狠!要他尝尽痛苦,要他后悔惹到我们!”子舆面露狰狞道。

    “好,要他后悔,以暴制暴,以狠杀狠,以直报怨!”老九红着眼睛。

    “在老师的大道范围,他根本逃不出我们视线,通知所有师兄弟,给我盯紧了,当他躲在何处,恢复一点点元气的时候,就给他全部打散了!一人一次,我们儒家七十二弟子,先轮流,一人制裁他一次,以泄心头之恨!”子舆恨声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四周一众师兄弟应声道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-

    亓官赤终究,还是下葬了。

    由孔子亲自主持。

    孔子很难受,怨念滔天,但,还不至于发疯,孔子明白,亓官赤虽然死了,但,赤赤的灵魂,肯定通过命轮,穿越回去了。

    自己也已经老态龙钟了,想必此世也没有多少时间了,很快就又能见到赤赤了。

    让孔子难过的是,分离了三十七年,还是没能见到赤赤最后一面,赤赤这三十七年的艰辛,让孔子很是惭愧。

    孔子周游列国三十七年,是为大道,是为天下苍生,可赤赤这三十七年等待,只为自己一人啊。

    赤赤下葬的那天,孔子在赤赤墓碑前,喝了很多酒。

    第一次,孔子喝醉了。

    众学生明白,老师这是在麻痹此刻的痛苦,好生将孔子服侍睡下,众学生,更是奔赴寻找黑麒麟,以直报怨的路上。

    众学生跟随孔子多年,周身浩然正气,自然不怕那虚弱至极的黑麒麟了,若不是以直报怨,那黑麒麟早就被抓住了,或者被浩然正气净化当场了。

    众学生都要给师娘亓官赤报仇,特别一众金乌太子,其中老四、老八、老九,更是没日没夜的找。

    黑麒麟如今,根本逃不出鲁国境内。

    鲁王、三桓家主知道孔子不见自己,自然全部传令,全国搜捕黑麒麟,四处追杀黑麒麟的下落。

    一时间,鲁国境内,好不热闹。

    孔子经过一段时间的伤心后,终究理顺了自己的情绪。

    终究为人师表,也不能全部被仇恨蒙蔽了双眼。

    接下来一年时间,孔子整理这些年收集的各种文献,整理知识之中。同时也不断教导一些学生。

    特别是儿子,孔鲤!

    “鲤儿,你今年也不小了吧?”孔子看向孔鲤。

    孔鲤四十九了,但,依旧没有什么大的成就,身后浩然正气,也没有积累太多,此刻,孔子老态龙钟,孔鲤也头发有些发白了。

    “是!”孔鲤对着孔子一礼道。

    几十年在外,让孔鲤对孔子有着一股陌生感,但,多年书信,让孔鲤还是非常尊敬父亲的。

    “我记得,你小时候,非常喜欢修行的啊,如今这一身修为,却是哪去了?”孔子好奇的看向孔鲤。

    “孩儿无能,让父亲失望了,那日孩儿离开曲阜阙里,孩儿就再也没修行过了!本以为……!”孔鲤露出一股苦涩之意。

    当年,孔鲤也是有着大意志,发誓不让父亲失望,拼命学习,取大道而舍小道。希望能够在儒道有所建树。

    可惜,或许当初基础没打好,或许孔鲤在这方面本身就有些愚钝,终究几十年,没有孔子教诲,只在几个师兄教导下,并没有多大的成果。

    孔鲤已经很努力了,但,好似根本不是这块料一般。

    孔子看了看孔鲤,眼中闪过一股感叹:“你不是无能,你是为父的骄傲,几十年如一日的读书,没有足够的成果,就是为父恐怕也坚持不来,但,你却有这股大恒心!”

    孔鲤看着父亲真诚的话语,眼中微微湿润。

    或许这世上,只有父亲和母亲,才能理解自己这些年的辛苦。

    “还想修行肉身吗?我让子舆他们教你?”孔子看向孔鲤。

    孔鲤摇了摇头:“不,大道不成,孩儿绝不舍本逐末!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!”孔子露出一股担心之色。

    “爹不也一样吗?师兄们这段时间,天天让我劝爹,劝爹能够修行,最少能够长寿,可是爹一直没有答应!”孔鲤不解的看向孔子。

    孔子摇了摇头:“我和你们不同,我和你娘,不在乎身死,因为我们死后,灵魂会去另一个地方,与你们的死亡,是不同的,若不是我心愿未了,我一年前,就随你娘去了!”

    “去另一个地方?”孔鲤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转世投胎,你不用担心,我和你娘,在这里死了,再另一个地方能够复活过来!”孔子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真,真的?”孔鲤陡然惊喜道。

    孔子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亓官赤死后,回归叶赫赤赤,孔子死后,回归王雄。

    对孔子来说,生离死别,在今生的确不算什么,只是心中终究有些放不下。

    孔鲤一再确认以后,才知道这是真的。

    “爹,娘在另一个世界复活了?现在?”孔鲤红着眼睛看向孔子。

    孔子点了点头:“是!”

    “爹以后,也要回另一个世界见娘?”孔鲤看向孔子急切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!此处心愿一了,我就去见你娘了,所以,你没必要学我!鲤儿,没了我和你娘,你当好生照顾自己!”孔子温和道。

    孔鲤脸上一阵阴晴变幻,最终,孔鲤看向孔子道:“爹,可不可以,孩儿也跟你去另一个世界,我想你们,我想娘!”

    “鲤儿,你说什么胡话呢,你今年都四十九了,好不容易,你夫人怀孕了,你这个时候,怎么能说出这种话来?”孔子顿时斥责道。

    “爹或许不知,孩儿与您儿媳妇,在当年娘的主持下成婚的,但,娘并不知道,我和夫人性格有所冲突,这些年下来,并没有什么感情,我感觉,我耽误她了!若不是娘出事,我早就准备等爹回来,请爹娘主持,放她自由!我……!”孔鲤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!”孔子顿时惊讶的看向孔鲤。

    “孩儿也想成全她!不想耽搁她太久,我已经近五十了,但,她还年轻,爹,请爹成全!”孔鲤起身一礼。

    “可是,可是她有孕在身,你怎么……!”孔子纠结的看向孔鲤。

    “爹,放她自由,才是对她最好的交代!”孔鲤苦笑道。

    孔子看着这个儿子,一时间不知说什么,孔鲤虽然是四个儿女中资质最差的,但,大毅力却不是姬念念、王鹏、龙吉可比,甚至这份心境,也是最难能可贵的。

    “好,等你孩子生下来,我答应你!”孔子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爹,那我也能和你一起去那个世界,我还能再做爹和娘的孩子?”孔鲤看着孔子面露一股期盼道。

    孔子看着孔鲤,即便已经如今岁月了,却还有着那股赤子之诚,孔子也感动不已。

    “好,为父答应你,你永远是我儿子,也是赤赤儿子!”孔子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谢谢爹!”孔鲤眼中一阵湿润。

    对于孔子来说,此事虽然有些难,但,掌握生死簿,在提前准备下,还是能够做到。

    “前些日子,来几个女仙求教,我请那几个女仙给我夫人看了一下,确定肚子里的是男孩!爹,我给我儿起名,孔伋,可好?”孔鲤看向孔子。

    “你是孩子的父亲,你取什么,自然是什么?”孔子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爹,孩儿虽然此生毫无作为,但,孩儿有一样,可以比过爹!”孔鲤忽然笑道。

    “哦?”孔子看向孔鲤。

    “我子必胜你子!”孔鲤声音中有着一股颤动道。

    孔子这才抬头看向孔鲤,这才发现这个儿子,坚强外表下,藏着一颗孤独不服输的倔强。这份孤独的倔强,让孔鲤这些年活的非常累。

    “鲤儿,这些年苦了你了!”孔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,今生孩儿没有成就,来生,孩儿定不负所持,其实,孩儿这些年,并非一事无成!”孔鲤看向孔子。

    “为父也看出来了,你体表的浩然正气太少,你如此努力!而且,为父每次给你的问卷,你都答的不错!”孔子看向孔鲤。

    “是,在父亲离家的第十年,孩儿发现了自己当年犯下的错误,学习儒道,事倍功半,就算再怎么努力,都比不过师兄们,于是,我努力,将我的学问锁在了我脑海中,其实孩儿并不是只有这点正气的,只是孩儿将其全部锁起来了,孩儿的思想,都锁在了这里!”孔鲤指着自己脑袋。

    “锁起来?”孔子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是,本来,是希望等父亲回来,再点开,再给父亲一个惊喜的,但,现在不必了,孩儿将这份思想,送给孔汲,作为他的慧根,孩儿悟道,事倍功半,我要孔汲悟道,事半功倍!”孔鲤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!”孔子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父亲,让我任性一回,可好?”孔鲤看向孔子恳求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孔子郑重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于又一年开春,孔子之孙,孔汲降生了,这一年,孔子六十九岁。

    在孔汲降生之刻,孔鲤深情的抱着孔汲看了一眼,将头贴在孔汲还未睁开的眼睛的小脑袋之上,一股白光,从孔鲤脑袋涌入孔汲脑袋。

    当孔汲睁开双目的时候,所有孔子学生围过来,都是一脸惊喜。

    “孔汲的眼中,好像有着智慧,怎么可能,孔汲才刚出生!”

    “难道孔汲也是圣人转世?”

    “老师的孙子,真的不同凡响,一出生,居然有浩然正气环绕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群孔子学生围着小孔汲的时候,另一边,孔鲤走到孔子面前。

    “父亲,来世我还叫你父亲!”孔鲤露出最后一丝笑容,彻底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孔子握着孔鲤的手,眼中微微湿润。

    这一年,孔汲降生。

    这一年,孔鲤逝世。

    这一年,孔鲤的夫人,得孔子允许,改嫁他人。

    这一年,孔子六十九岁。

    这一年,鲁国继续追捕四处逃窜的黑麒麟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
168彩票网